当前位置: 主页 > 高级一码图 > 内容

热门内容

县级高中的悲歌:教师、生源双流失 千余考生仅两人一本

时间:2017-09-19 22:4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2017年高考开考后,广西凤山县高级中学校长罗凤章跟县长在一起。学生们在考场上埋头答题时,他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

  让他感到不安的是,跟去年一样,他看到太阳出现了相同的日晕。他对县长说,又出来了“0”,看来又没戏了。

  县长的预测不久成真:作为凤山县唯一的高中,凤山县高级中学今年1133名考生中,达到一本线%。广西有不少这样的县,整个县的一本上线人数为个位数。

  同一个太阳底下,当大城市名牌中学对近百分之百的一本率习以为常时,怎样摆脱“0”,是属于凤山县21.5万人的现实。

  深山之中的凤山是国家级贫困县。从地级市河池出发,经过蜿蜒的蛇形山和未经修整的土,绕过不时出现的塌方,要历经6小时才能来到这座没有红绿灯、没有公交车和出租车、唯一公共交通工具是三轮车的狭小县城。

  占地100多亩、拥有两栋教学楼和两栋综合楼的高中已是城中最庞大、显眼的建筑。可一名即将升入高三的女生说:“刚刚考进凤高时,觉得丢人。”

  县教育局副局长罗岳坦言,在凤山,最富裕家庭的孩子或者成绩最好的孩子,会被送到南宁、柳州,次一点的去河池,差点的也要送到周边教育质量相对较好的区县。区分往往从小学和初中开始。

  留在凤山高中的3000多名学生不具备选择的条件。他们的父母大多在外打工。学生、家长和老师都心知肚明,其中仅有约十分之一能达到本科线,这将是大部分人的天花板。在广西,这一“天花板”分数线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过去“撤点并校”、发展“超级中学”的思下,县城乃至更基层的普通学校被忽视,衰落属于必然,凤山县的窘境是其中“最极端的表现”,类似情况在全国并不鲜见。

  凤山县教育局提供的资料显示,从县城到村镇,凤山各类学校最关键的任务仍是“修建校舍和基础设施”,所需经费约4.4亿元,目前缺口4亿元。

  凤山高中按照2400名学生就读设计的校舍,目前容纳着3000多名学生。一些班级不得不在实验室、图书室甚至校外上课。运气好的学生能住上16人一间的学生公寓,另一部分只能住在教学楼内改建的通铺。扩建校区遥遥无期,很多师生知道,“很多年前拨下来的建设用地,现在还种庄稼呢。”

  校内40多台多教具年久失修,十几位教师合用一台电脑。凤山闭塞的以及两三千元的月薪很难对教师构成吸引力。校长罗凤章苦笑着说,“想招聘三位老师,结果面试者只有一位”;5年前招聘的十几位年轻老师,如今“全部跑光了”。

  每年都有十几位教师离开。在生物组,教师近年来以每年两人的速度流失。罗凤章向记者,目前年长的教师以专科、函授本科学历为主,年轻教师基本毕业于三本院校。地理、生物等科目就连专科生都难得。

  女生牙乔莉以仅仅高出一本线分的高考成绩,成为今年的凤山县文科状元。她此前跟着外出打工的母亲在江西上学。回到凤山时,她觉得“课根本没法听,完全靠自习”:英语老师在课上讲初中的定冠词知识;年长的数学老师努力想把课教好,却讲不明白习题。

  因为财政拮据,教师代课、假期补课以及自习均无法得到收入,基本工资外鲜少补贴,这使得凤山高中教师的收入和其他市县有明显差距。罗凤章承认,“几乎每一个教师都有意见”,因此有老师旷课或应付了事。

  牙乔莉记得曾有老师旷课,理由是“去喝酒”。有的老师下课铃一响立马走人,即使当堂的知识点并未讲完,下节课也不会再提。还有的老师在晚自习布置了测试卷,直到高考,卷子也没有讲评,连标准答案都没下发。

  生源也在被抽走。近几年,按照中考成绩,凤山每年有大约70名“A+”和200名“A”等级的考生,这些“一本的苗子”全部流向外地。即使是大约300名第三档的“B+”考生,凤山高中也只能留住其中的一百多名。

  2003~2004年,凤山县一度有18位考生达到一本线。牙乔莉的班主任韦述领记得,10年前能招录到“A”类考生,有毕业生能考入上海交通大学这样的名校。可如今,无论是学生还是老师,大家都喜欢往外跑。

  韦述领忍不住感慨,几年前,无奈的凤山高中还能用5000元金“买”到一两位中考“A+”的考生。可这两年,即使花钱、托人情,也没有高分考生肯留下,“买都买不到了。”

  凤山高中70%的学生家长都在外务工,很多班级3年都开不起一场家长会。听说孩子在学校犯了事,他们会在电话里急得说不出话,还有一些父母在电话里明说,“在外面赚钱供他读书就很不容易了”或“孩子就交给老师您了”。

  高三学生韦佳宏居住的镇上,他的同龄人差不多有半数放弃读高中,其中大部分前往广东打工,他们逢年过节带回的有趣在年轻人中很受欢迎。有时一所初中初一招收240多个学生,中考只剩100个。

  弃学外出打工的学生大多家境较差;留在本地就读的家境中等;相比之下,镇上企业主和教师们的孩子处在“顶端”,他们大部分在小学和初中就被送到外地。韦佳宏的几个“发小”属于这种情况。8岁以后,韦佳宏几乎没见过他们,只知道他们如今的成绩要比自己高一两百分。

  作为全县唯一的普通高中,凤山高中每年要完成上千个高中招生指标。周边市县高中的录取线分上下时,凤山高中已低至300分,这意味着不少学生的中考单科成绩只有二三十分。

  一位班主任认为,他的学生能做到“按时作息”,已是理想状况。他欣慰地说,学生刚入学时会若无其事地当着老师的面抽烟,如今看到老师会慌忙把烟掐掉,向老师问好。

  “如果没有我们,近千名学生得不到教育,就这么流进社会”,这位班主任认为,凤山高中的定位不是“拔尖”,而是“兜底”,能让那些中考300分的考生在3年里不辍学、不违法,成功地将他们护送进大学校园,“已经成功了”。 “育人”比起“教书”,是更加急迫的任务。

  韦述领曾有学生在初中就染上,高中时被发现,老师没有让他,反复劝说、陪护。这名学生最终,考上大学。

  另一位学生回忆,一度因贫困想要,可“老师反复做思想工作”。这名学生后来考上大学,成为家乡的一名小学教师。他说自己这些年一直早晨6点30分起床、周末也不睡懒觉的原因,要追溯到高中时,老师“不管刮风下雨,每天6点20分来学校喊我们起床”。

  韦述领担任班主任6年,累积出十几个档案册。档案的主要内容是每位学生的考勤记录,学生迟到的情况被精确到秒,违纪原因五花八门。他解释称,期末时,拿着这些记录去和学生及其家长沟通,更容易道理。

  罗凤章曾在巡视校园一周内,逮住200多个违规的学生。这些学生轻则上课睡觉、玩手机,重则打架斗殴。他把他们聚集起来上思想品德课,播放德育,这项制度保留至今。

  在这所学校,班级入口钉着木柜,学生上课时需要按照学号把手机塞到一个个小格子里。教室门口贴着学生的座次表,方便巡查教师透过窗户记录违纪学生的名字。班主任们会在午夜甚至更晚的时间,站在学生宿舍门口打开手电,提醒屋内还在机游戏的学生关机睡觉。

  那位自认“成功”的班主任也承认,每天把绝大多数时间花费在维持纪律上,已没有更多心思去研究教学。

  2016年高考出现“零一本”后,韦述领清楚地记得,亲人回来抱怨,“不敢说自己有亲戚在高中教书,会被笑话。”在省市教育会议上,他也感到其他市县的老师谈起凤山难掩,认为这里的学校“误人子弟”。

  凤山每年几十名中考“A+”生源,几乎全部来自县城,96个村里能考到这一成绩的学生至多一两个。这意味着,无论依靠成绩还是家境,能在高中前走出大山的孩子基本来自城镇。对于占绝大多数的农村孩子而言,最好的归宿就是考入凤山高中。

  “始终有鼓吹一枝独秀的‘超级中学’‘优质中学’有利于农村孩子跃迁,事实恰恰相反。”熊丙奇说,“在拥有超级中学的城市,农村学生的本科一批上线率几乎全部下跌。”

  “把培养高分学生默认为超级中学的任务,无疑是推卸责任。”熊丙奇认为,像凤山一样,当县中了培养重点大学学生的能力,恰恰了农村学生享受教育公平的。

  他认为,对于农村子弟“均衡、公平”的教育体系,应该是“每个县都有至少一所优质的高中,一部分优质的师资生源留驻,形成良好的学习氛围和良性循环”,而不是所有优质资源都向城市和个别超级中学集中。绝大多数农村孩子无法进入门槛较高的超级中学,这些资源再“优质”也与他们无关——最终,留给他们的只有愈发干涸的县中。

  为了培养出高分考生,凤山高中近年尝试过各种努力。去年出台的励办法是,从紧缺的学校经费里挤出资金,励高分考生。高二高三学生月考达到一本线分,“依照分数给予等额励”。

  凤山高中也在5年前采取“违规手段”设立初中班,从初一直接培养学生,并与学生签订协议,要求无论中考成绩如何,高中须留在凤山就读。

  2018年,第一批初中班约百名学生将参加高考,根据目前的模拟成绩,罗凤章估计大约有20人能达到一本线年高考还有半年时,不放心的罗凤章跑到河池求情,将牙乔莉在内,全校成绩最好的10名学生送到河池高中读了最后一学期。

  这项措施被罗凤章反复强调为“没有造血功能的无奈之举”,被一些教师视为“”。可就在几天前,县里做出决定,希望将这一手段进一步“发扬光大”:今年将成绩最好的50名高三学生送到南宁三中培养。

  作为仅有的两名考过一本线的毕业生,牙乔莉在高考后迎来了属于她的表彰大会和3000元金。很多人并不清楚,她随打工的母亲,一直在江西读高中。除去前往河池的一学期,她在凤山高中实际只就读了一个月。但整个夏天,她都是凤山的骄傲和安慰。

  2017年夏天,罗凤章拿出大半时间前往临近区县考察。其中有的中学同样地处贫困地区,教学成绩一度与凤山高中相仿,如今却能在每年招录约100名中考“A+”考生的情况下,使近300名学生本科一批上线,效率甚至高于整个河池市综合实力最强的河池高中。为了留住生源,这个县几年前曾,公务员和教师子女,无论中考成绩如何必须在本县就读,否则年终考评不合格。各乡镇也需要落实中考高分考生在本县就读的名额,凡是将孩子送到外地读书的,一律视为经济条件过硬,不得享受任何贫困补助。与此同时,县拨出专项资金励师生。

  “当大城市和超级高中地吸收高分考生,一些地方为了本地教育资源,只能以违规对抗违规,有些无可奈何。”熊丙奇回忆自己在另一省份调研的经历,有的县教育堪忧,校长没精打采地对他说,“有希望上一本的好学生,甚至培养到高三了,都会被超级中学抢走,老师们都觉得没劲。”

  另一个县的官员则告诉他,该县高考成绩不错的诀窍竟在于初中教育刻意“放水”,压低中考分数,从而使得超级中学无法在本县招生,将优质生源留在县内。

  熊丙奇这些年始终呼吁,不要对超级中学过分。他甚至认为,比照录取生源的质量,超级中学的高考上线率并不耀眼,“离开优质生源,没有任何特殊之处。”相反,不被看好的县中只要优质的师资和生源回归,教学质量也会得到提升,并在此基础上构建良好的求学,反哺更多无力进入超级中学的普通学生。

  在他眼中,像凤山高中一样濒临凋敝的县城中学,“的钥匙其实在手里”。方法无非两条:一要严格执行教育法规,异地招生,将本地生源留在本地;另一方面,加大投入,全力提升辖区内教育质量。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在凤山这种贫困县,重筑教育体系并不简单。想要改变高中的窘境,必须从底层抓起,首先完善乡村的幼托机构和小学、初中的教育现状。

  他担心的是,地方主政者追求一时的政绩,试图采取一些“短平快”的方式拉高录取率,却对构建一个良性循环的教育体系不感兴趣。(来源:中国青年报)

  超级中学指的是各省最优秀的重点高中,它们常有以下3个特征:人数逾万;垄断一个城市甚至省分最好的教师及学生;以超高比例考上北大、等顶尖陆校。细分之下,超级中学又分2种:以题海战术苦读出来的“高考工厂型”,如衡水中学、毛坦厂中学;以及出身“名门”的高中,如人民大学附中、四中等,这类学校人数少,学生素质高,常常放弃北清直接留洋。

  而且据统计逾6成状元来自“超级中学”,例如最受人瞩目的衡水中学,今年又包揽省文理科状元,且省文理科前10名里各有9人来自衡中;的“超级中学”附中,也拿下全市理科700分共9人里的4人。(来源:参考消息)

  自2014年起,衡水中学即通过与民企组建“衡水一中”,接着面向国内多个省市输出“衡水模式”。通过地方引进、企业出资的形式,以“衡水中学”的品牌及影响力,在多地建设“衡中分校”。这些分校通常以现成的民办学校校舍为基础,“由衡水输出师资”,一面收费高昂,一面以高额励吸引优质生源,试图复制“高考神线年来,仅衡水中学校长张文茂出席,并发表讲话,得到衡水中学校方承认的分校,即超过十所。(来源:新京报)

  2014年8月12日,衡水中学与位于四川遂宁的竟成教育投资公司合作,以原民办遂宁中学外国语实验学校为基础,成立衡水中学四川分校。衡水中学官网称,这是衡水中学“在全国正式挂牌的第一家分校”;

  2014年8月28日,民办东方中学与衡水中学签约合作办学,前者加挂“衡水中学分校”校牌;

  2016年8月8日,衡水中学与市阜平县签署“提升高中教育行动合作协议”,阜平中学加挂“衡水第一中学阜平校区”校牌;

  2017年6月,有关部门帮助大方牵线搭桥,经县委、多次实地考察并多轮磋商,引进衡水中学(实为衡水第一中学)与毕节市大方县羊场镇的理化中学(县直农村完全中学)联合办学;

  2017年7月28日,衡水中学将与安徽三环集团合作创建“衡水中学安徽学校”,并“直接参与省示范高中第一批次招生”。

  中国的“超级中学”不只有衡中系学校一个。此外令人耳熟能详的还有黄冈中学、毛坦厂中学等。“超级中学”都有共同的特点:办学规模大、管理严格、升学率高。比如黄冈中学一直保持98%以上的高考升学率和75%左右的重点大学录取率,在校学生3480人;衡水中学高考升学率连续16年居省第一,2015年在校学生(含衡水一中)13775人;2006年开始,毛坦厂中学体系(含毛坦厂中学、金安中学和金安中学补习中心),本科上线率持续提升,尤其是复读班的本科上线%,二本、三本上线率快速提升,学生成绩提高从100-300分不等,受到农村学生和家长的青睐,在校学生规模约2万人。

  “超级中学”能够形成,是国家对高中政策的导向及其治理方式、地方对教育政绩的追求、学校对危机的积极面对和对教育品牌的主动追求、家长和学生对优质教育的迫切需求和对升学的强烈渴望共同作用的结果。

  “超级中学”高升学率的的存在,给了无数考生和家长带来了希望。但是这样的必定不能长久。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谁也不知道“超级中学”将会何方。但可以肯定的是,为了整个基础教育的公平,目前“超级中学”的“超级”现象结束得越早,对整个社会的害处越少。(来源:中国网)

  之前,有的地方为了高考政绩,给选定的公办高中一系列特殊政策,包括可以跨地区招生,不断增加招生计划、办学规模,甚至有的地方部门主动为其规避政策支招。比如按国家,公办学校只得在一定的区域内招生,不得再招择校生和复读生,于是就支持公办学校举办民办学校,用民办学校跨地区招生、招复读生,这样获得的空间反而更大。在政策的支持下,学校迅速壮大,成为令人瞩目的超级中学。但部门没有想到,当地超级中学的出现,是以其他学校的办学空间被挤占为代价的。当超级中学无所不能地从各县抢走优质生源后,县里其他学校优质生源流失、优质师资流失,办学陷入困境。而县里的老百姓对本县内的一般高中不再信任,而是想方设法送孩子去超级中学。面对这样的局面,地方不能被,而要反思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说到底,这是一些地方的决策失误。在当初准备打造大规模的超级中学时,一些地方教育部门官员只想到办学政绩,而不遵守教育法律法规、尊重办学规律。这和义务教育阶段的撤点并校一样,地方以乡村生源减少、让乡村孩子到城镇学校接受更好教育为由,撤掉乡村学校,结果产生严重的后遗症,城市学校大规模办学、大班额问题严重,有严重的安全隐患,无法因材施教,而且,也增加乡村孩子到城镇读书的成本,农村地区学生辍学率回潮。针对撤点并校的后遗症,国家已叫停盲目的撤点并校,要求恢复重建乡村学校,但是,已经被的乡村教育生态,很难恢复。(来源:青年报)

  针对衡水第一中学(以下简称“衡水一中”)等民办学校在外的违规招生行为,已有5地级市教育局对其作出处理。7月10日,市教育局网站发布《关于对衡水第一中学等外地民办普通高中到我市违规招生的处理公告》(以下简称“《公告》”)。

  《公告》表示,在《省教育厅关于2017年初中毕业与升学考试和普通高中招生工作的通知》(冀教基[2017]10号)和《省教育厅关于2017年中小学招生工作有关问题的补充通知》(冀教明电[2017]22号)发布后,上述学校依然我行我素,继续借公办学校名义进行招生宣传,继续违规提前招生。近期,未与市教育行政部门协商,随意报送招生计划,未执行省教育厅与当地教育部门协商的,未遵守市招生工作部署的时间安排,严重了市的招生秩序。

  《公告》表示,“为进一步规范外地民办普通高中学校到我市招生工作,按照省教育厅相关,经研究决定,凡是到市进行招生的外地民办普通高中学校,根据协商原则及时来人商定招生计划,经核查与总招生计划、办学条件等不符的进行核减,对拒之不理违规到市招生的学校取消招生资格。”

  此前,、承德、、、、等地教育局曾相继发布衡水一中等民办学校违规招生的处理意见。(来源:澎湃新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