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高级一码图 > 内容

热门内容

肖一:爱玩音乐攀高山的飞行员

时间:2017-09-19 03:3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肖一,35岁,湖南省沅江市人,在广东省深圳市长大。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广州飞行部波音777机队机长,安全飞行时间10300小时。

  聊起飞行员,你的第一印象是什么?电视剧、电影作品里的飞行员,给我们的印象大概是“三高”——高大帅气,高冷,工作“高大上”。

  现实生活中,飞行员的故事可不像银屏银幕上那般浪漫。像记者最近采访的这位飞行员,他驾驶过载客量152人的窄体机A320,又改驾载客量超过300人的宽体客机波音777,已安全飞行超过10000小时。每次执行航班,他都需要精细地重复着大量同样的动作和程序,飞机上人员的生命安全、飞机上的财产安全还有航空器的安全。每次过年过节,他和当客舱乘务长的妻子都在准点地送别人过节,自己的节日却一直在延误。

  这样的生活未免也太无趣?才不。卸下飞行,他是一个乐手,从传统钢琴到电音贝斯都精通;他是一个户外达人,热爱登山、攀岩,会去藏地跟雪山交流搏斗,迎着冰冷刺骨的寒风在怪石嶙峋中人生,飞到哪,到哪攀……最近,待完成近期工作,他打算带女儿到阿尔卑斯山,过一个悠闲假期。

  小时候,和许多男孩子一样,肖一有一个飞行的梦想。在得到家人的支持后,高考前,他参加了招飞体检,经过严格的体检和选拔,过了体格关。接着,2001年参加高考顺利通过文化关,他入读航空航天大学飞行学院。大学四年毕业,经过飞行训练拿到商用驾驶执照,然后来到南航开展“菜鸟”的历程。

  从见习跟班到副驾驶,再通过副驾驶升级理论、考试拿到民航局的航线执照,然后通过机长一、二级检查,最后通过机长答辩,2012年8月,他首聘为南航A320的机长。——这些经历,肖一仅仅用了短短两分钟来介绍,但是实际上,从2001年考入北航飞行学院到2012年成为机长,他花了11年。

  机长的上有四道杠,在一般人看来,这可能只是一个装饰,但其实这四道杠各有意义。第一道杠代表“Profession”专业;第二道杠代表“Knowledge”知识;第三道杠是“Flying skill”飞行技术;第四道杠是“Responsibility”责任。由此可见,作为一名民用航空运输的机长,高度的责任感是必不可少的。而安全,更是机长的首要责任,要飞机上人员的生命安全、飞机上的财产安全、航空器的安全。

  几年前,播过一部讲述飞行员故事的电视剧,剧中飞行员们航前只讨论加多少油,拉拉杆飞机就升空,有事没事就和同事调班,驻外时候随时请假多玩几天……其实,这些情节在现实中都是不可能存在的。

  肖一说,飞行员的航前准备工作远不止讨论“加多少油”。按每次执行航班,机组都要提早2小时到达机场,指纹签到,酒精测试,领取任务书、舱单、飞行资料,事先了解航特点、备降场机场概况、通讯方法以及出现紧急情况时的应对措施。同时,还要检查飞机证照齐全、飞机当天符合放行标准以及飞机外部安全检查,再把当天的飞行计划和飞机性能数据输入到飞机中。

  当飞行员到达驾驶舱就伴随着各种检查单,发动机开车前检查单、开车后检查单、起飞前检查单、起飞后/爬升检查单、巡航检查单、下降检查单、进近检查单、着陆后检查单、停机检查单、离机检查单……所有的一切都必须遵循标准程序和规则。实际中大多数的时候,飞行员都在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和程序,而这种精细的重复恰恰是最难能可贵的。扎实的飞行技术和安全意识,就是在这常年的重复中慢慢培养沉淀下来。

  所有的机械在运行时都难免有遇到故障的时候。回想起来,肖一这么多年的飞行历程里,也遇到过一些机械故障和空中的突发情况,但他都和搭档的飞行员一起按程序很顺利地解决了,让飞机安全抵达目的地。

  去年8月,有一次执行广州至航班,因为一名旅客在空中突发疾病需要救治,作为机长,肖一决定就近备降到日本东京,因为整个航程只走了1/5左右的程,这个时候降落,超过了飞机落地重量,需要在空中放几十吨燃油。“落地后,旅客得到及时的救治脱离了,其他旅客也很理解我们的决定,最后顺利地飞往”,这件事令肖一备受鼓舞,原来自己不仅是旅客途上的摆渡人,更是生命的守护神。

  广州的夏天,强对流天气频发,天气不好,航班量也比原来大得多,难免经常延误。除了焦急等待的旅客,空勤人员其实也是延误的者之一,除去无偿延长的工作时间不说,还经常打乱生活计划。但每一个民航人从入行开始就注定要有家庭生活的“”,肖一的太太是一名客舱乘务长,他们这样的“双飞”家庭在民航界十分常见,孩子多是父母帮着照看。肖一常说,觉得真的亏欠家里很多,在他的心里面最重要的莫过于父母妻儿,他给家里的承诺就是安安全全回家。

  肖一说,飞行员是一个压力大而且后劲大的职业,每次的飞行中不仅对体力有很大的损耗,每次到了目的地之后倒时差以及休息调整的阶段也是一般人难以体会的。回归到生活中,一定要有一些兴趣爱好来帮助自己压力。

  对肖一而言,工作之余,组乐队玩音乐就是他的兴趣爱好。肖一这双的手,对待驾驶杆时温柔轻抚,对待贝斯也不含糊,手指在指板上或飞扬跋扈、或灵动优雅的“亲吻”,以指尖的舞蹈勾住了听者的灵魂。

  回望小时候,肖一学习乐器完全是因为母亲。母亲很于音乐艺术但是无奈年轻时没有学习的条件,于是寄望肖一自小能将学习音乐作为一个兴趣,陶冶性情,提升品质,但并不需要朝着音乐大家的方向努力。

  于是,肖一6岁开始学手风琴。刚开始,他觉得练琴很枯燥,偷偷地和同学跑出去玩,结果让妈妈逮个正着,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顿胖揍。就这样一下来,肖一发现原来自己真的也很喜欢音乐,音乐已然成为自己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元素。接着,肖一还继续学习了钢琴和吉他。

  读高中的时候,肖一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同学想一起组建乐队。大家都知道,吉他手可以站在舞台的中央,成为乐队的主唱、观众的焦点,享受着发出的尖叫和喝彩。年少性格张扬的同学们都想出这个风头,而“一哥”的角色却从吉他手过渡到了贝斯手。在一个乐队中,贝斯手负责低音和节奏,是除了鼓以外的节奏控制者,还要担负主旋律的基调,这是一个重要却不抢风头的。一个乐队如果没有贝斯手,音乐会显得单薄很多。

  基于这样的考虑,“一哥”担负起了乐队里这个低调的角色。贝斯和吉他弹奏起来完全是两回事,肖一需要从零开始,于是拿着存下来的零花钱出去找老师学。“由于有一定的基础,老师也很给力,一开始就接触了传统的12小节蓝调,我一直很爱这种规范里带着solo的风格。”肖一说。

  在大学的头两年时间里,肖一在国内学习理论知识,同时,继续和同学们玩了两年的乐队。大学的后两年,肖一到南航西澳飞行学院学飞,带着一把木吉他随行。“有一种感觉,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听到好的音乐,会起鸡皮疙瘩,像是吹到骨髓里一阵凉风,撩拨到了灵魂,这就是音乐的共鸣。这是不分国籍的。我想带着音乐去,吉他就伴着我两年的国外学习与生活。”尽管学习任务十分繁重,但在西澳的日子里,一有空,肖一就会拿起吉他自弹自唱。

  西澳学飞生活结束后,刚来到南航的肖一和同事又组建了一支乐队,名为Rocking Jet。不过,从飞行身份转变到一名航司的飞行员,新生活模式下的学业和工作让肖一不得不暂时放下热爱的音乐,难以经常和“Band友”们一起肆意地玩音乐。

  一次偶然的机会,部门组织文艺演出,肖一的乐队将负责表演一个节目。为难的是,飞行员的工作时间不固定,且经常要飞到各地去执行航班,乐队一起排练节目的时间很有限。而肖一在短短的几天排练时间里,又感受到那种年轻时对美好世界的向往和冲动,说到这种感觉,“一哥”只用了三个字形容——“很过瘾”。

  “年轻时玩音乐,只听摇滚,现在更多地去欣赏音乐,什么风格的音乐都听。”“一哥”说,这是因为年龄的增长、经历的累积,所以更包容了。现在,肖一会和女儿一起弹钢琴,就像当年母亲对自己的期望那样,他也希望女儿能懂点音乐,让音乐丰富她的生活。

  2010年,肖一突然得了急性心肌炎,住院一个月接受治疗,需要停飞半年。此次患病,他,发觉参加工作后就没再好好地爱惜和系统地锻炼身体。

  病愈后的肖一开始跑步、野外徒步,锻身体。在这个过程中,肖一被高山深深地吸引,把登山作为自己的梦想,“我很喜欢自然,也很喜欢登山,在2012年和同学一起尝试了攀登第一座雪山后就更加一发不可。”但是,从攀登的喜悦中静下来想想,这样“瞎玩”是不安全的、对自己不负责的,于是,“一哥”参加了中国登山协会的技能培训班。在班上,肖一结识了几个好朋友,其中一人成了他后来的登山搭档。

  2015年,肖一和搭档去攀登四川甘孜的雀儿山,一辗转了5天才到C1营地,但在C1营地又被暴风雪困了两天。第三天的天气稍微好转,肖一和搭档却做出了下撤的决定。“因为冰川上到处是裂缝,刚下来的新雪把线都覆盖了,新雪过后特别容易雪崩,这个风险我们接受不了。”“一哥”说,在科学和自然面前,一切感觉都是苍白的。明智的登山者都是懂得打退堂鼓的,当风险实在难以把握,就必须下撤,虽然这个决定往往下得很痛苦。

  每个登山爱好者都有自己心仪的登山类型,肖一喜欢的都是一些技术型的山峰,这些山峰对基础攀爬能力要求很高,而提高基础攀爬能力最有效的莫过于攀岩。于是,肖一将攀岩作为日常训练项目来练,把去攀岩馆当成去健身房。练着练着,他发现,攀岩作为一项单独的运动也很棒,而且攀岩的风险相对比登山可控得多。于是,“一哥”又爱上了攀岩。“攀岩是一种充满(感)的运动,大部分时间你都没法完成线,除非你不想进步。你每次没攀完而掉下来的时候,总会怀疑人生,备受打击。而这时候你所需要的就是重新认识自己,不断尝试攀登,不惧失败,越变越强。”

  登山和攀岩属于强度大的户外运动,对运动者专注力的要求十分高。“一哥”的是,在登山和攀岩的过程中,不要让攀爬以外的思想成为主导,要学会用专注控制恐惧。这也有点像他日常飞行中面临的突发状况,当在空中遇到天气和突发情况,专注和控制能力是帮助飞行员度过这些的重要因素。

  在别人眼中,肖一拥有的职业、美丽的妻子、可爱的女儿、美好幸福的家庭,可谓人生赢家,而锻炼身体有很多种方式,没必要选择风险高的运动。

  肖一说,他很早就和太太聊过登山的事情,都知道登山是风险比较大的运动,所以他会为了家人而尽量少去攀登风险高的山峰。“我不可能永远不去攀爬我心中的山峰,因为如此这般我便不再是我了。但我和我的朋友们完全不是别人眼中不负责任的人、‘找死’的人。这是一般人对登山运动的。我认为恰恰相反,因为大自然的历练,我们更热爱生命,更懂得享受生活。”

  平日里,肖一没有航班任务、在广州休息时,都会到华工的攀岩俱乐部“打卡”。他的行李箱里必备一双攀岩鞋、一条安全带、一个粉袋,执行国际航班驻外时,飞到哪,就到哪攀。

  “很多人会跟我说,觉得我是个很热爱生活的人。我其实没想过何为‘热爱生活’,因为我没解那些浪费生命的行为,难得来这走一遭,为何不尽兴,去做一个热爱生命的勇者。”

  “逢年过节,离家的人几乎都要回家过年过节,一家团聚或者阖家出外旅游欢度假期。我们总是准点地送别人过节,而自己的节日却一直在延误,但这是作为民航人的责任。有句话说摆渡人最有福,我们民航人就是这样的摆渡人。国外有句话说‘一英里的高速只能带你走一英里,但是一英里的跑道,我会带你去世界的任何地方’。”

  “我不介意做‘水哥’。因为攀岩运动给我很多的感触和,让我更热爱这项运动。因为前辈们总跟我说攀登是属于挑战的运动,不要一味去跟别人比什么,所以我不用在乎自己有多‘水’,只要爬得开心就好,所以更可以厚着脸皮去面对失败,希望自己下次能更强。”

  肖一想对女儿说:“宝贝儿,爸爸希望你永远保持现在的好奇、善良和纯真。以后长大能更坚强,更,能勇敢地选择一条属于自己的道,并走下去。在生活里除了快乐和幸福,当然也会有许多的悲伤和。相信以上这些品质和能力能帮助你不偏离初心,体会到生活真正的意义。爸爸爱你。”

  “肖一是一个很简单的人,平时不飞航班的时候他要么在家,要么就在攀岩馆、图书馆或者咖啡馆,或者是去攀岩馆、图书馆或者咖啡馆的上……他热爱飞行,并不是因为这是他的职业,更多的是因为飞行是他的梦想。各种乐器在他手里都会制造出许多优美的音乐。他经常跟我说,等到老了,就一起去个有雪山的地方盖一间屋子,种一片地,养几只大狗,有很多的书、乐器。有茶,有酒,有音乐,有知己,有梦想。”——肖一妻子

  “一哥善使一手‘鹰爪功’,无论是波音777的杆,还是低音贝斯,抑或屹立天涯的著名高峰。一哥那灵活而强劲的十指征服它们都不在话下。肖邦也许弹奏不出我心底的寂寞,但我觉得肖一应该可以。”——机长麦斯云

  “一哥从外表上看是个肌肉饱满、血脉偾张、孔武有力的汉子,不太像玩音乐的人。但当看过一哥的手指在贝斯上‘起舞’后,彻底服了。即使年过三十,但他身上还能保留着一份探索和好奇,以及对生活充满热情和喜爱的少年般的感觉,让人觉得难能可贵。”——副驾驶贾骋远

相关推荐